忆童年——致我们即将消失的家乡

小鱼波妞 2018-03-28 17:18 阅读:296
摘要:小时候,村子三面环湖,一面是大树林,是我们儿时的天堂。南面的湖最美,水很清,水里有鱼,青蛙、螃蟹、虾、黄鳝、泥鳅、蛇,水面有菱角、莲、芦苇、野鸭,还有香蒲,不过那时我们都称“茅拉”。

  得知村子要搬迁,心里很难过。哪个叫家乡的地方,不久就要消失了……

  小时候,村子三面环湖,一面是大树林,是我们儿时的天堂。

  南面的湖最美,水很清,水里有鱼,青蛙、螃蟹、虾、黄鳝、泥鳅、蛇,水面有菱角、莲、芦苇、野鸭,还有香蒲,不过那时我们都称“茅拉”。爷爷说他小时候见过天鹅,爸爸说他小时候跟着二爷爷钓黄鳝,每次都满载而归。

  湖边最多的是果树,沿着湖边从东往西,有柿子树、枣树、桃树、梨树、石榴树,又高大又古老。奶奶家里有颗大杏树,当杏儿挂满枝头的时候,奶奶就把大门敞开,以便我们小馋猫儿随时偷吃。我家小院儿种有葫芦、葡萄、洋姜、芋头、黄瓜、西红柿、樱桃、石榴树、无花果、仙人桃、灵枣树。房顶爸爸给我弄了个小花圃,种了一些太阳花和凤仙花。

  东面有条细长的通往镇上的小路,我们小孩子最爱走。因为路上全是蚂蚱,绿的、灰的都有。路两边的毛毛根儿甜极了,随时能挖来吃。一簇簇黄的、紫的、白的小花儿尤其漂亮,还有很多野草莓,结红色的果子。边上的小河底下全是水草,水也很清凉。

  北面的树林好玩儿,只因周围都是菜园子,向日葵是我们的最爱,拧下来一个,大家伙儿能吃上半天。青萝卜、白萝卜、红萝卜,白菜、蒜苗、大葱、花生、红薯、土豆儿、豆荚、南瓜、丝瓜、冬瓜、西瓜、甜瓜、茄子,应有尽有。当然都是有主儿的菜,摘几个可以,要是贪心了拿多点儿,有可能还得赚吆喝。

  记忆里我小时候,除了不会爬树,貌似啥都会。

  记得那时湖边有个废弃的砖窑,我们时常是钓了鱼、虾、青蛙之后在那儿烤着吃,钓多了就带回家,用方便面调料煮小鱼儿,鱼汤特别鲜美,总也喝不够。有的钓到虾了直接把皮儿一剥,生吃,反正我是不敢。大人在家的时候,我们是不敢把鱼带回家的,谁家有猫儿就给谁拿去。水里结满菱角的时候,女孩儿们就会一拨一拨约好带着大盆去摘菱角,让脸盆飘在水面上,挽起裙子就钻进菱角秧里,翻开花一样的叶子,就会看到很多大菱角,摘完之后要把菱角秧重新放好。边吃边摘,新鲜的菱角又脆又甜,总也摘不完,不过要时刻防着蚂蝗,如果不慎被吸,就用肥皂涂抹,用鞋底儿使劲儿拍打。我是没被叮过。

  我坐过小木船,是在莲花盛开的时候,等船划到中央就去摘那朵最美的莲花和最大的藕莲蓬,大人们挖到鲜嫩的莲藕,会先给我们小孩子们尝鲜。船少,孩儿多,所以能坐上小木船就已经很知足了,要是再采一大把莲花回来,那就无比光荣了。

  柿子快成熟的时候,我每天都早早起,去树底下捡昨晚掉落的柿子,每天都能捡到两三个,偷偷儿的把柿子埋在麦秸秆儿堆里,过个三五天再挖出来,青柿子就变成黄柿子了,虽然不咋好吃,但那总是胜利的果实。小时候掏过鸟蛋,但从不捅燕子窝,所以我家房檐下每年都有燕子筑巢。割麦子的时候会常常会收获一窝儿一窝儿的鹌鹑蛋,但有时候也会碰到蛇蛋哦,不过很容易区分,鹌鹑蛋上有斑点,蛇蛋是雪白雪白的。割豆子的时候会捉很多蛐蛐儿,母蛐蛐烧熟之后最好吃,因为满是蛐蛐儿籽。大人们在劳作的时候,我们小孩子就变着法的弄吃的,烤地瓜、烧玉米、烤土豆儿。花生里面有时候会藏着油油虫,烧干之后也能吃,挺吓人,但很好吃。

  湖边的石榴树旁还有颗大桑树,小时候都爱养蚕的,常常在摘桑叶的时候顺走人家的石榴花,那时觉得蚕吐丝结茧是一种很神奇的事儿,不过人家养的蚕有结黄茧的、粉茧的,我的全是白茧。抠爬猹也是一件趣事儿,有时候还能遇见金蝉脱壳,还有已经变成嫩知了的,翅膀还未完全展开的。我们也常趁大人们午睡的时候溜出来捉知了,棍子的一头用头发丝打个结,就能轻松捉到知了,那时眼神儿也尖,隐藏在好几层树叶儿底下的知了都能看到,现在想想,小时候那技术可真高呀。

  我家小院儿的葡萄有点酸,常常在青涩的时候就被小孩儿们拧走。西红柿也有点酸,即使长红之后也很酸,小时候我被哥哥叫做“西红柿大王”,因为超爱吃西红柿,但我也不愿吃自家种的酸西红柿。无花果是最美味的,又大又紫又软又甜,成熟的季节,天天吃都吃不完。我记得有一年樱桃成熟的时候,哥哥在镇上中学念书,为了防止被麻雀们吃干净,我翻上墙,摘了一大筐,用樱桃叶包好,冒着泥泞给哥哥送了去,忘记了哥哥感动没感动。仙人桃的果子很小,但是特别甜。洋姜种了没几颗,但是收获了一大筐。黄瓜长的最好,又脆又甜,谁上我家都最先瞄准黄瓜。石榴一年比一年结的多,但都不大。哥哥在我的小花圃里种了一棵甜瓜,还是从野外移栽过来的,嘿嘿,从哪儿弄的,就不提了。最后结了一个拳头大小的,超级甜,我俩在一个大人还没做好饭的中午,因为馋嘴给分吃了。

  太阳花,我们小时候叫洋马齿苋,有单瓣儿的,多瓣儿的,有大红的,紫红的,水红的,粉红的,黄的,白的,很漂亮,也很容易活,看见谁家有自己没有的,掐一枝儿,按在土里就能活。还有凤仙花儿,我们那时称小桃红,专门染指甲用,同样有红的,粉的,白的,摘下花朵儿,弄点儿白矾,一起弄碎成花泥,按在指甲盖儿上,用野苘麻的叶子包好,第二天摘下来指甲就变成红的了,挺好看。不过半夜要是被蚊子叮就麻烦了,挠不成痒,只能自己在凉席上蹭来蹭去。

  夏季夜晚的星星特别多,也特别亮,邻里之间的常常约好一起在大门外吃饭,小孩儿们是捣乱的。有时候端完饭差个碗儿少双筷子的,就让小孩儿回家拿,我还记得当时跑的跟兔子似的那种场景,恐怕被鬼抓住。吃完饭大人回家收拾,我们就躺在凉席上数星星,赏月亮,无忧无虑的,要是一会儿大人们能端回来点儿西瓜,那感觉就更好了。

  我们一帮小孩儿住过二叔家的西瓜棚,是在惊喜和惊吓中度过的,毕竟是野外,虽然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吃不完的西瓜,但总不如家里住着踏实,舒坦。第二天早上天还不咋亮,我们就结伴灰溜溜的回家了。

  东面那条小路和小河的回忆也比较多,捉蚂蚱之前要找几条结实点的狗尾巴草,用来串蚂蚱,常常是走了一小截儿,草上就串满了,然后我们想法把蚂蚱固定住,脱鞋下河挖毛毛根儿吃,有的很甜,有的一般,挖的多了就带回家给大人泡茶喝。有时到河里还能挖很多河蚌,喂家里的鸡鸭鹅。我记得有次和爸妈去镇上教堂,我和小伙伴在外面玩儿,发现河里有好多田螺,没跟大人申请就跳河摸田螺,那多的,一摸一大捧,不过已经记不得后来我和田螺都咋被处置了。

 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儿是和妈妈一起到湖边洗衣服,因为这样不用挖空心思找理由偷洗澡,妈妈把床单洗好,准备涤干净的时候,就轮到我们小伙伴上场了,把床单栓在胳膊上,到河里最清澈的地方,游上几个来回,床单就很干净了。这样妈妈能看着我们游泳,也不用担心我们,我们也能放心的游。大人总不让我们单独下水,小时候我们小孩子常常合伙儿骗大人,一个小孩儿先到我家叫我,跟我妈说好几个小孩儿一起,还专门编一个年龄大点的孩子当挡箭牌,妈妈同意之后我俩就再以同样的方式再上她家,然后再合伙儿到第三家。人家都说小孩儿天生会狗刨,这点我相信,从没人教,但个个水性极好,纵使爸爸常拿“打死犟嘴的,淹死会水的”来教育我,但从没阻挡住我跳进水里的速度。

  放学之后的时间我们大多会消耗在野外,等到各家的妈妈叫的发脾气,我们才各自散伙儿回家,我们在人家的菜地里找吃的,其实也不是真饿,就是看见人家的蒜苔,手就痒痒就想给抽走,有次我捉蝴蝶,没看到旁边有蜜蜂,抓到蝴蝶的同时也被狠狠的蛰了一口,当时手心那个肿的,小伙伴赶紧向我家人禀告,爸爸骑车带着我到二奶奶家剪了块儿仙人掌去刺儿后敷上,作为安慰,我得到了一枝黄色的开的正好的月季花。

  二奶奶家房顶上的月季花,还有院子里的夹竹桃、木槿花,一直是我想要的,每次经过他们家,眼巴巴的望着他们房顶上的各种颜色的月季,好想要一朵,即使得不到,望两眼也是很满足的,因为花朵太漂亮了。我用夹竹桃的果实写过毛笔字,那时四年级每周末要写一篇毛笔字,也不是没有毛笔,就是图个好玩儿。我偷过二奶奶家的木槿花和桃花。

  小时候吃过现在还回味的要数蒸槐花和蒸榆钱了,用镰刀削一大枝下来,就够好几家吃的,蒸熟之后,拌上点蒜汁儿、香油,好吃的不得了。不过大多时候小孩子们都是在大人准备做饭的时候,吃生的槐花和榆钱吃饱的,生的也好吃,甜丝丝的。

  油菜花开的时候最美,满眼的金黄,满鼻子的花香,伴随而来的,是湖里边成群结队的蝌蚪,我们用水瓶捉蝌蚪,怕它们饿,再往里面塞点油菜花,结果都被捂死了。蝌蚪太多,有时捉回来就直接喂鸡了。时间富裕的话,我们干脆在湖边用泥巴垒小房子,小院子、小桌子,垒各种我们能想到的,那时我们还不知这世界上还有橡皮泥这玩意儿。

  下雨的时候最爱在湖边浅水草丛里,跑来跑去,即使雨水没过膝盖,也能清晰看见脚丫和绿绿的水草,柔软又好玩儿,总能发现趴在草丛边的蛇,虽然很害怕,但是我们也不会因此就回家,到另一处再玩儿,然后隔一会儿回来看看蛇还在不在。

  天气好的时候会有一大群小孩儿在田野里放风筝,我们都是自制风筝,常常把人家麦苗踩坏,被呼啦呼啦的轰走,后来爸爸给我们买了个真正的风筝,得意了好一阵子。

  要是外面实在没得玩儿,我们就找十几个小孩儿来家里玩,过家家啥的就不说了,最精彩的是扮演《包青天》,有人当包大人,我当时扮演的是展昭,因为我最喜欢展昭这个角色,又帅又厉害,直到现在我还一直把黄日华当成我的偶像,当时觉得他太帅了。有人扮演公孙策,有人演犯人,当然还有王朝马汉张龙赵虎。但是记不起来当时的对白了。

  当时一起玩的小伙伴,现在只有两三个还保持着联系,这也是一件难过的事。

  小时候每天都在家,上了小学之后每天都回家,上了镇中学后,一周回村子一次,后来转校,到了另外一个城市,每年寒暑假回来两次,后来读了大学,一年回家一次,参加工作之后,几年回去一次,每次回去,都会发现,奶奶的白发更多了,村子里也变的越来越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。

  我们80后这一代,或者包括弟弟妹妹90后那一代,应该是最后享受我们家乡美景的孩子了,村子马上要消失,00后的小孩儿,应该永永远远都不会再有类似的记忆了。。
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量: 296
0